2014年9月14日

關於奈良的鹿群,不可不知的小知識

在基於日本文化財保護法所指定的「名勝奈良公園」的廣大範圍內,約有 1,100 頭野生鹿;自古以來相傳,在奈良公園內的春日大社創建之際 (西元768年),神明乘著神鹿而降,於是春日大社境內的野生鹿群就被視為神明的使者,受到人們的崇敬和保護。

而在明治維新時期對於傳統的反發,以及大戰時期為了確保戰備食糧,鹿群曾經激減至剩不到百頭;之後於1947年,奈良市成立了「財團法人 奈良愛鹿協會」,積極發起境內鹿群的保育工作,於是數量又回到現在的 1,100 頭。而這些鹿群們也被日本政府指定為「天然紀念物」,禁止非法的捕捉、傷害等行為,違者將受罰。

當然,人類和野生動物的相處本來就是一件複雜的事情,鹿群自古就是奈良公園的主人,但是人們的現代化生活也會多少受到鹿的干擾 (例如:鹿群過大街是不看紅綠燈的、週邊農作物被鹿吃掉,或是誤闖民宅等事情),但是奈良市民最可貴的就是從中找出和諧相處之道,並持續著良好的文化歷史傳統。

奈良的鹿

資料來源:

2014年8月30日

分享:大支【浴火英雄】

請給我敏銳警覺聽到呼救聲
請給我足夠時間抱出每個人
請給我無畏勇氣對抗死神
如果我先離開 請保佑我家人
我們凝視新聞第一次聽到的名字
心裡是謝謝這些英雄一次又一次
但他們要的或許不是謝謝
是分工落實 補足人力 政府漠視 從此終止
親人要的或許也不是英勇的英雄
是能回家的爸爸能讓他們緊擁
有時太心痛 我們閉上眼不忍再看
但有時我們得睜大眼終結這些人為災難

【延伸閱讀】

2014年8月20日

道歉與被道歉的虛假

道歉,現在台灣媒體上所出現的案例來說,絕大部分都是:

因為某人做錯事上了媒體,只好在記者會低頭 "道歉" 說自己做了『不好的示範,對不起社會大眾』。

但如果這樣的論述/邏輯是正確的,那是否應該被反推為:當事者做了一件事情,吸引了很多人效法追隨,最後卻造成了很多人受到傷害。這樣的結果下,當事人才有出來說『不好的示範,對不起社會大眾』的資格。

舉個例子:某天才學者公開承認吸食安非他命好處多多,而社會上很多人、包括他的粉絲也跟進大嗑安非他命,最後搞到一堆人掛尿袋,天才學者這下認錯說『做了不好的示範,對不起社會大眾』。

這才是正確的『示範與認錯』。為什麼? 很簡單啊,如果天才學者私下偷偷吸毒,並沒有示範給大家看,他沒有機會發揮 "實質影響力" (大笑) 啊,懂嗎?這是前後因果的邏輯問題。

沒有影響力的人,上台高喊自己害了大家;只是讓自己好過一點,運氣好的話,能賺到一點災情控制。

沒有被影響到的人,看到別人上台承認害了大家;只是得到落井下石的快感,不爽的順便再補一刀:『我早就知道他不是個好東西』。

我們都活在道歉與被道歉的虛假,樂此不疲。

2014年8月2日

銀行家四捨五入法,這個有意思

剛剛亂逛到一篇 .NET 程式中的數學運算陷阱:KB-.NET Math Quiz / By 黑暗執行緒
(http://blog.darkthread.net/post-2007-06-14-kb-net-math-quiz.aspx)

仔細看完之後,發現一個關鍵字 "銀行家四捨五入法; Bankers' Rounding",這這... 四捨五入還有半澤直樹版嗎?

本著養貓就會培養好奇心的個性 (啊?),於是隨手 Google 了一下維基 (http://goo.gl/RvD2P7),一整個恍然大悟啊~~

簡單說:為了避免四捨五入規則造成的結果偏高,誤差偏大的現象出現,一般採用四捨六入五成雙規則(Banker's Rounding)。準確而言,四捨六入五成雙應稱作「四捨六入,逢五無後則成雙」,如此就可以完全覆蓋此規則的詳情。

數學,這個有意思。

2014年4月9日

關於都市景觀,我們來看看東京吾妻橋的進行式

圖 / EyeTeaMer's Daily Life
關於都市景觀,有兩件事情:古蹟的維護、景觀的協調性。

東京吾妻橋的進行式 (2014年4月),是個很有趣的例子;放在台灣,是不是只用利益考量 (用個最夯的"利大於弊") 就胡搞硬幹下去了呢?

建於江戶時代1774年、1923年關東大地震時毀損重建,橫跨東京隅田川的吾妻橋應該是什麼顏色的呢?距離上次塗裝整修已屆10年,目前東京都正在進行結構的補強工程,但對外觀的顏色,橋的兩岸卻有了不同的想法。

江戶時代的吾妻橋 / 時空を超えて~歴史と地図 
依2005年頒佈的景觀法,各地方自治體有大型建築的塗裝色彩標準 (有沒有很先進? 為了景觀和市容的協調,不是想塗什麼色就塗什麼色的);這次在橋的兩端-台東區跟墨田區,各自的色彩基準出現了落差,台東區傾向較為沉著的方向,墨田區則希望以鮮明的顏色來代表地方;於是去年秋天開始,雙方開始進行會議、調查,試圖取得共識。

關於景觀法的部分,引用新聞內容如下:『05年施行の景観法では、一定規模以上の建築物などを大幅に塗り替える場合、建設事業者が地元自治体に届け出ることが義務づけられた。吾妻橋が架かる台東、墨田両区はその後、独自の「色彩基準」を盛り込んだ景観計画を定め、届け出の色も、「周辺の景観から突出しないよう、明度や彩度を抑えた色彩を用いることとする」(台東区の景観計画)などと規定した。』

新聞原文:http://headlines.yahoo.co.jp/hl?a=20140408-00050127-yom-soci